主页 > 西方艺术 >
海南·人物 摄影师翁叶俊:13年跟拍三亚赛事 见证城市力量
发布日期:2021-11-27 04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过去一年,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顺利开局,海南人与新海南人以时不我待、只争朝夕的责任感和紧迫感,为自由贸易港建设打下坚实基础。

  我们要为建设自贸港的海南人画像,我们寻找这样的海南人:他们开放自行、热情友善;他们敢闯敢试、大胆创新;他们热爱生活、守望相助,他们就在你我身边。他们是科学家、艺术家、作家、医生、教师;他们是快递小哥、技术工人、果园里耕作的农夫,是酒店里递来一杯热茶的服务员,是贴心守护社区的保安。他们是为海南劳作的你我他。

  即日起,新海南客户端、南海网、南国都市报开设“海南人物”专栏,讲述海南人民的故事,讲述海南人与新海南人对这片热土的深深眷恋。

  2008年,三亚凤凰花还未开到荼蘼,翁叶俊从南京自驾而来,成为新海南人。像专为记录一个时代似的,他遇到三亚诸多知名赛事大幕初启时代,见证它们以潮涨之势奔腾前行。

  世界小姐大赛、世界模特精英赛、环海南岛国际公路自行车赛、环海南岛国际大帆船赛、FE电动方程式三亚站有样学样摸索前行十余年,三亚已把诸多大赛搞得风生水起全球知名,有的还跻身国际积分赛。比如,三亚举办“世界近海一级动力艇锦标赛”的能力比肩香港与上海,这是全球最专业、最艰难的环球赛事。

  为三亚赛事忙碌了13年,刚过去的春节假期,翁叶俊整理图片细翻阅,“从菜鸟到专业玩家,现在都是国际顶级水平。”他用一句线年,他已是南京一家知名媒体的资深摄影记者,负责文体赛事拍摄。那一年,他第一次来三亚旅游,椰林沙滩、碧海蓝天,到处是电脑屏保级美景。旅游回去就开始规划,他打算定居三亚。

  2008年5月1日,翁叶俊带着家人、一只狗、两只小乌龟,自驾从南京出发,举家南迁奔三亚。“从那时开始,我就以岛民自居,拉开架式要享受海边慢生活。”没想到,职业不允许。

  他很快入职当地媒体,成为一名摄影记者,负责三亚文体大赛摄影。彼时,眼花缭乱的新颖赛事开始涌现,他站在耀眼的历史节点上。

  在三亚的第一个采访任务,是当年10月“奥运冠军三亚行”。“那时候隐约觉得,海南对这类文体项目有吸引力。”

  一个月后,第一届环海南岛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开启。翁叶俊清晰记着当时的情形:三亚是始发城市,起点设在凤凰岛上,立着个拱门,有广告档板骑行通道,细节做得很认真。市民游客觉着新奇热闹,组团沿途观看,三亚像过节一样。

  那时沿途交通引导不规范,补给点不尽合理;选手们的装备参差不齐,参赛外国选手少。回忆当年细节,翁叶俊忍不住吐槽。“还有更落后的,裁判员手持码表,在终点目测计时。”好在,没几年就采用高速摄影机加终点感应线记录成绩。

  第一届,就那么热热闹闹的结束了。文体记者们对国际规则与惯例一知半解,“可我与岛民们一样,被如此新颖的赛事鼓舞着,采访很积极。”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是真的low!”每天会产生很多奖项,像爬坡王、速度王、冲刺王之类的,虽然每天报成绩,媒体却很难第一时间得到信息不知道该找谁对接。

  “大赛至今每年一届,每届的改变都非常大,如果有记者中间断开一两年,再来参加报道,怕是跟不上节奏。”

  大赛很快配了媒体车与工作车,有专业的摩托车手载运裁判与记者。接着增加了服务选手衣食住行的保障车,还有收容车,专门搭载中途弃赛的选手。

  大赛商业价值持续放大,冠名商、赞助商噌噌涨,开幕式日益宏大,光芒全国都看得见。

  “自行车赛蛮危险的,遇到下坡路,车速能达到八九十迈,因此国际上有一套严格的规则与惯例,进行场地保障与专业服务。”翁叶俊在采访中,开始留意国际专业级道路引导,举牌、打旗语的志愿者。

  再以后,转播车加入,大型直升机在终点航拍,“不是无人机,是直升机,拍最后十公里,信号同步接入转播车。”

  环海南岛国际公路自行车赛跻身积分赛后,吸引全球专业选手踊跃参赛,各国媒体贴身报道,很多专业杂志也派了摄影师。“大赛奖牌荣誉越来越重,级别迅速碾压国内老资格同类大赛。”

  2009年,首届环海南岛国际大帆船赛开启,成为今天海南一年一度知名赛事。至今,翁叶俊一年不落年年跟拍,实现了“大满贯”。

  “第一届在南边海码头举办,参赛帆船不多,选手技术平平,感觉是勉强凑了些船,用今天的话来说,没有气氛组选手。”

  没有媒体艇,记者们涌上艘大铁船,行驶起来倾斜得厉害,剧烈摇晃,根本没法靠近参赛帆船。大家只能尽力保持平衡,长焦抓拍,虽然设备很好,也只能收获不多的清晰图片。

  最初几年,海帆赛选手少,组委会总是忙着向外投递参赛邀请。2012年开始,参赛队伍多了起来,场地赛、离岸赛也搞了起来。记者们也盼来了媒体专用艇。

  “现在的选手水平有多厉害,我给你举个例子,对比下。”大赛现场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,翁叶俊信手拈来。

  2009年至2017年,大赛每年3月举办,那时海面风浪小,比赛条件好,利于选手们发挥。

  2017年比赛时,参赛船队在海面上经历了32节风浪,选手们应对自如,全部船队在石梅湾附近顺利靠岸。“22节就属海面强风,海浪有三四米高,白帽浪随处可见,32节的威力更可怕。”选手们王炸般驾驭技术,老道的大赛经验与技巧,就这样“意外”显露。

  经过两年准备,2020年大赛提高难度,改在11月底开幕,赛期在12月,海面不稳定,风浪大。“选手们自如迎战45节风浪,其中6艘船实现不间断全岛环行。”

  如何评价大赛现在的状态,翁叶俊略加思索给出答案:有一批高水平的国内国际选手参赛,设备精良,队伍整齐。

  近年来,随着克利伯港环球帆船赛、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等高难度海上赛事陆续登陆三亚,翁叶俊迎着海浪年年跟拍,成长为海上赛事专业摄影师,出色的业务能力,是此类大赛主办方的“C位”记者。

  除了体育赛事,翁叶俊跟拍最多的是世界小姐大赛与千姿百态的模特大赛。大赛从一开始就吸引世界各地佳丽云集,也是三亚十几年前名动全国的最洋气大赛,点缀着三亚的国际范儿。

  “2010年开始举办健美大赛,一开始真是土包子。”翁叶俊手中有很多纪实图片。刚开始,选手涂的油彩质量不行,上身后黑黑黢黢,而且从下往上只涂到脖子,不涂脸,选手们上台后的效果很搞笑,身上经汗水一冲,一道一道晕开,影响展示肌肉。

  “今非昔比,现在是专业油彩师提供服务,用非水融油彩喷雾让肌肉得到完美展示。舞台灯光,舞美设计,背景音乐一年比一年高大上,时尚感强,就连门票也设计感十足。

  他参加过全球最专业、最艰难的环球赛事世界近海一级动力艇锦标赛。比赛时,动力艇速度快到像在水面上飞,纯粹烧钱赛事,一批老记者们听说过从没见过。

  同样高冷的还有FE电动方程式三亚站大赛,对路面有严格要求,铺设后现场检测,达到标准才有资格申报。

  “这比赛只有香港与上海搞过。没有丰富的大赛举办经验与配套软硬件实力,根本不敢接,三亚首次举办即得心应手。”翁叶俊抛出些细节,“可以想象服务大赛需要何等精细。”

  境外选手数以百计,比赛用自行车、动车艇需要跨境托运,它们笨重且精密,对运输条件要求高,抵达三亚后的要求更为苛刻,环环传递不能有闪失,否则直接影响选手成绩。诸如此类服务,三亚多年前已能严丝合缝一条龙提供,做得完美。

  近几年,三亚帆船服务市场已完成细分。帆船养护4S店数量多,从业人员技术过硬。2020年底,北京某公司来三亚搞帆船团建,80人租用11艘船,码头为他们轻松配齐船长,有专业教练辅导,连海面布标都有专业团队在做。

  勤劳的海南人伸开双臂,总是热烈拥抱着各种大赛,大赛也在反哺海南各个城市,创造着越来越多的就业岗位,提升城市气质,扩大城市知名度。

  “我个人认为,三亚的大赛领跑海南,日益饱满。摄影师离赛场最近,时刻体会着三亚不断加码的国际影响力。”